6年后的一个秋日、中国农民丰收节前-cf游戏-开平新闻
点击关闭

农业-6年后的一个秋日、中国农民丰收节前-开平新闻

  • 时间:

猪肉价格趋于稳定

「第一年種馬鈴薯,虧了。剛下海就被嗆了口水,沒面子嘛,硬要撐着想扳回來。後來各種酸甜苦辣經歷多了,慢慢終於摸出點搞農業的門道。」吳斌總結的經營之道有:

新華社武漢9月22日電 題:60后新農人「吳稻長」的獲得感和心愿單

其三,成了農民掏心窩子的朋友。種了6年地,吳斌的最大收穫其實是農民給的——逢年過節拉他去家裡吃酒、有紅白喜事都要通知「吳稻長」、村裡有啥大事小情也要找他商量……「這才是最重要的。」吳斌說,「農民最樸實了,點滴被尊重和獲得,就感覺很開心幸福。」

這把柴來自哪裡?吳斌一口氣說出三個心愿:

——人力成本不斷增加,季節性僱工越來越難找,農業生產性服務組織發育不夠,希望在這方面加大培育力度。

——各方面的農業扶持政策不少,可往往是「灑胡椒面」、難以形成合力,希望政策資金能整合,針對長期堅持搞農業的新型經營主體給予更多支持。

「老婆說要買包包,我根本不眨眼——買就是了。」說起那時光景,吳斌像在說別人的事。

他的身後,稻田已由青漸黃,豐收在望。

現在?春種秋收、除草施肥,城裡長大的他干起農活樣樣熟門熟路,老農民也說他「是個把式」。

出入時尚場所,和企業老總談天說地,生活悠閑而愜意,這本是吳斌在北京的生活日常。

「就差一把柴,這壺水就能燒開了。」他打了個比方。

——注重品牌建設,做一個「會講故事的人」;

「你問有啥獲得感?至少有三點。」律師出身的他,說話條分縷析——

6年後的一個秋日、中國農民豐收節前,孝感城外的陡崗鎮朝陽村,這位60后新農人在一塊即將成熟的稻田邊向記者講述了他「入農門」的心路歷程。

——與農民結成利益共同體,合作而非博弈;

——每畝每年700元的租地成本偏高,加上種子、化肥等農業投入品的開銷,種糧利潤微薄。如果優質不優價、打不開銷路,堅持下去很難,需要破解種糧效益問題。

……為了講好故事,這個50多歲的老「新農人」也是拼了。在今日頭條上搞直播、玩抖音,目標是「當網紅」,一點都不亞於90后「農村網紅」的勁頭;參加全國電商講師大賽還拿了優秀獎。漸漸地,這「吳稻長」的外號就有了含金量。

新華社記者董峻2013年10月前,吳斌是北京一名事業有成的「金領」律師。就在那個月,他放棄年薪上百萬元的工作、一頭扎進家鄉的農田,回湖北孝感市種地為生。

——搞好種植的同時,要延伸產業鏈,搞精深加工,農業工業化;

「你問我給自己這6年的表現打多少分?60分吧。」吳斌坦承,這60分主要是賺的「社會效益」。要說賺錢,6年來陸續投入上千萬元建基地、抓品控、立標準、創品牌,為了堅守,甚至賣了北京的房。終於,如今看到了希望。

其二,得到了社會認可。通過發展優質稻的規模種植和水果、食用菌等多種經營,吳斌帶動了周邊村民靠流轉土地和在種植基地務工增收,又領辦了合作社讓更多農民共享收益,還經常看望和救助特困農戶、慰問留守兒童。幾年裡,他收穫了好多社會榮譽——「湖北十大職業農民」「湖北荊楚楷模」「最美孝南人」「孝感市勞動模範」…… 「以前掙錢再多也掙不來這些榮譽。」他說。

——規模不是越大越好,適度才是最美的;

其一,「復活」了黃毛粘。這是一種孝感當地特有的稻米品種,帶着淡淡花香,由於產量不高,老品種幾近瀕危。在他推廣下,黃毛粘的獨特口感得到越來越多的消費者認可。吳斌也因此有了個外號——「吳稻長」。後來,他乾脆把「吳稻長」當成了自已公司的產品品牌。

「你問我對未來有啥期望?肯定是希望我們這些新農人能得到更多理解和支持啊。」他不假思索地說,「農業是個弱質產業,光靠情懷和一時激情肯定做不長久。不過,我相信會越來越好。」

——說一千道一萬,農產品(000061,股吧)的品質要優、要口碑;

——種田靠科技,從品種提純到生物防控、數據分析等等,一個都不能少;

都說農業是一片「最後的藍海」,但工商資本投身進來后被「拍死在沙灘上」的比比皆是。當初和吳斌一起做農業的另兩個朋友就早早抽身、洗腳上岸了,他卻堅持了下來。為啥?

一陣風吹過稻田,稻穀們彎着腰隨風起伏,像在頻頻點頭。

今日关键词:高雷雷炮轰足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