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出口国家-针对8月2日日本宣布将韩国移除“白名单国家”列表-会昌新闻

  • 时间:

泰国国王公开纳妃

韓國街頭和商店「抵制日貨」的海報  先不論真提起WTO訴訟,韓國會否取勝。受影響的韓國企業能否挨到案子結束都是個問題,因為按照WTO的慣有效率,這必然是個曠日持久的案子,可拖至幾年。

日本政府於2月提出強烈抗議,當時就威脅將採取報復措施。

由此日方提出,此次將韓國從白名單剔除,僅是將韓國恢復到與中國等其他亞洲國家同等待遇,以後日本企業申請對韓出口關鍵技術產品時,日本政府將履行正常審查和批准手續。

出於國家安全考慮,因為擔心這些半導體材料經過韓國流入朝鮮。

  正如上面的照片显示,为解决两国已持续一个月的贸易争端,8月1日,日韩两国外长举行了双边会谈;8月2日,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上图中间)协调下,又举行了三边会谈,可两次会谈都谈崩了。

韓國街頭現「抵制日本」快閃  除此之外,在另一重要歷史問題「慰安婦」問題上,兩國也再起爭端。

結果,8月2日,日本經濟產業大臣世耕弘成在東京召開記者會,宣布日本政府決定將韓國從可簡化出口手續之「白名單國家」列表中移除,相關措施將於8月28日正式執行。

近年來,不斷有韓國團體起訴相關日企,以尋求對勞工個人的賠償。去年10月,韓國最高法院首次做出支持勞工的裁決,要求日本新日鐵住金公司、三菱重工等企業對仍在世的勞工進行賠償,賠償金為每人1億韓元(約合人民幣62萬元)。

日本企業生產的氟聚酰亞胺和光刻膠佔全球產量的大約90%,高純度氟化氫佔大約70%。可以說,韓國三星和LG等公司,對這三種材料依賴性極強。

文在寅在過去的一個月中,多次召集韓國各大科技企業負責人,商討解決方案。目前,韓國政府對外宣布將支持

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接過此棒,直接否定了此前自己的說法。他說日本限制對韓出口與「歷史問題」無關,日本是出於「國家安全」考慮,防止可用於軍事的關鍵技術流入朝鮮,因此符合WTO原則。

  2018年10月,韩国最高法院做出支持劳工的裁决,图为受害者金成洙(前排中间)和其他受害者的亲属抵达最高法院 来源:视觉中国

島叔注意到,蹊蹺的是,日本媒體如今也跟隨政府態度,改變了報道口徑。日媒不再直接說糾紛起因,而是在列出日本政府立場后,補充說韓國方面的主張,而再點出「勞工問題」。

日本政府的理由是,勞工問題早在1965年兩國建交時的《日韓請求權協定》已經解決。

應對日本限制三種半導體材料的出口,以及將韓國移除白名單后,對韓國打擊大嗎?現在看來,其影響不可小覷,而韓國暫未提出實質性應對之法。

有多不待見?看看這兩天,在曼谷舉行的東盟外長會期間,日本外相河野太郎、韓國外長康京和在會談中的表情,就知道了。

7月30日,韓國外長康京和就在韓國國會上暗示,將視韓日關係的發展,考慮是否終止《韓日軍事情報保護協定》。

針對8月2日日本宣布將韓國移除「白名單國家」列表,日本也找到了聽起來更「合理」的解釋。

韓國大邱地方法院裁定,查封相關日企在韓資產。

於2016年11月生效的該協議規定,日韓兩國可不經美國同意和中轉,直接共享安全領域機密情報。韓聯社也于昨日(8月2日)深夜發出報道說,韓國副總理兼企劃財政部長官洪楠基表示,

要知道,儘管日本現在已經喪失了過去那種製造業全產業的優勢,但其在高科技領域的某些

因日方企業不接受此判決結果,今年1月,

這個基金會由日方出資10億日元(約合6370萬元人民幣)設立,以期「最終且不可逆地」解決韓國前「慰安婦」問題。

為免落人口實,日本辯解出一個「腦洞大開」的理由,說對韓國限供是

自二戰結束以來,日本首次脫離西方國家,獨自採用技術經濟制裁的方式,逼迫他國接受其政治訴求。

韓國民間的索賠權已被排除在外。

久不受人關注的日韓關係怎麼惡化到這個地步?兩國究竟因為了什麼而爭吵不已,互相指責?

(朝鮮:關我什麼事?)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日本這麼做是因「

糾紛7月初,日本剛宣布對韓出口管制后,韓國政府立即召見日本大使進行外交抗議,說日本違背自由貿易的精神,準備在WTO起訴日本。

近一個月來的亞太局勢頗不平靜。

外界猜測,事已至此,韓國會否在近期做出反制措施?

進口來源多元化,增加自主研發預算,提高關鍵技術國產化率。

該法規定,對日本從國家安全上認定的友好國家,可列入白名單,

G20大阪峰會後兩天的7月1日,日本宣布將對韓國實施出口管制  日本經產省在7月1日發佈的通告里含糊其辭地說:日本政府不得不表明,日韓信任關係嚴重受損。考慮到向韓國出口管制的特定問題,只能在特別信任的條件下解決,產經省決定改變目前的政策執行。

翻譯為普通話就是,WTO允許其成員採取例外措施,以維護國家安全。

日本這輪政策甫一出台,就在國際上招致了極大的爭議。日本各級官員於是在多個場合列出此舉如何合理合法的解釋,試圖修正此前言論。

尖端技術和材料上,仍保持着壟斷優勢。

7月10日,文在寅(右五)在青瓦台同韓國30家大企業集團總裁座談 來源:韓聯社

韓方將加強對日出口管制,把日本移出韓國的出口「白名單」。

而2017年上台的文在寅政府認為,該協議並未反映受害者的意志,于去年11 月宣布解散基金會。

韓國有商店貼出「禁止日本人入內」  此前,列入「白名單國家」的主要有歐美26個國家,於2004年被列入的韓國,是名單上唯一的亞洲國家。

這不,同為美國盟友,日本和韓國也鬧翻臉了。兩國民眾出現了敵視情緒,兩國官員也互不待見。

例如,此前日方所管制的三個半導體材料——

在出口重要戰略性技術和物資上,日本將對這些國家賦予簡化出口手續的優待措施。

不過,7月2日,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就挑明了,他對媒體這麼說:韓國反覆拒絕兩國間的友好關係。韓國政府沒能在G20峰會前,就戰時勞工問題作出滿意的回應,這嚴重地損害了兩國關係的信任程度。

菅義偉7月5日曾宣布, 日方「絕不接受」韓國在未經日本同意的情況下,解散根據2015年《韓日慰安婦協議》設立的「慰安婦」基金會。

日韓的這段歷史恩怨,要追溯到1910年至1945年期間。自1910年日本迫使韓國簽訂《日韓合併條約》后,為殖民統治和戰爭需要,日本強征大批朝鮮半島的勞工為日本企業做苦力。

本協定的任何規定不得解釋為:(a)要求任何締約方提供其認為如披露則會違背其基本安全利益的任何信息;(b)阻止任何締約方採取其認為對保護其基本國家安全利益所必需的任何行動…..

這種說法從國際法角度講,還真能找到根據。在WTO原則框架下,《關稅與貿易總協定》(GATT)第二十一條是這麼說的:

日本首相安倍7月7日在接受富士電視台採訪時,就強行把「朝鮮」拉進來說:很明顯,韓國沒有遵守關於勞工問題的外交承諾,所以只能認為,它也不會遵守對朝鮮的制裁措施。

韓國在7月初即提出將在WTO起訴日本,如今一個月過去,韓國並未正式在WTO提起訴訟。僅在7月9日的WTO貨物理事會會議上,成功添加臨時議程,向參會各國代表控訴日方做法。

這樣看,日本發起此輪貿易攻擊的心態就清楚了:日方認為,日韓歷史問題通過朴槿惠及前任政府時期的協議已經得以解決,而本屆韓國政府撕毀相關協議,繼續讓日本在國際上背負道德壓力,因此必須對韓國進行懲罰。

2018年韓國二戰勞工索賠案」對韓國進行報復。日本試圖通過打擊韓國科技產業,逼迫韓國政府改變其處理歷史問題的態度。

日方認為,按照協定內容,日本向韓國提供5億美元的經濟援助,以實現兩國及其國民之間的賠償請求權問題的「完全且最終」解決,因此

世耕弘成在當日的記者會上解釋說,此輪對列表的修改是根據日本的《外匯及外國貿易法》。

此前,于G20大阪峰會結束后,日本政府已於7月4日,實施第一輪對韓出口管制:限制用於製造芯片和液晶屏的3種半導體核心原料對韓國出口。

理由這種通過關鍵技術出口管制,打壓他國科技企業的招數,想來日本也是最近才學到的。畢竟,這可是

洪楠基說:「將先從旅遊、食品、廢棄物等領域入手加強安全管理。」

今日关键词:阿玛尼衣服不达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