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达文西500周年展」展览即日至2月16日

圖:「想.像達文西500週年展」正在奧海城舉辦,其間還將有音樂演奏會

2020-01-15

第二种组合方式是将外来纹样与中国传统纹样相结合

美國克利夫蘭藝術博物館收藏的元代大窠對獸雙頭鷹紋織金錦(圖五),則是將對獸置於花瓣式團窠內,兩獸身形健碩,背靠背作回首相望狀。最為特別的是團窠之間的空地上還裝飾有長着一身二首的雙頭鷹紋樣,為東歐地區十分流行的藝術造型,迄今在俄羅斯、塞爾維亞等國的徽章、旗幟上仍能見到類似的形象。動物紋樣中還有一些更具異域色彩的神化怪獸,如同樣出土於內蒙古達茂旗明水墓的對斯芬克斯紋錦(圖六),團窠內的對獸人面獅身,長有雙翅,頭上戴着皇冠。斯芬克斯(Sphinx)源於古埃及的神話傳說,是一種兼具力量和智慧的生物,代表着「仁慈」和「高貴」。這一形象後來又傳入希臘、西亞等地,在不同的文化傳統裏獲得了各自的意義象徵。元代織繡紋樣中還有一種鷹頭、獸身、有翅的怪獸,稱為格里芬(Griffin),實例可見內蒙古集寧路故城出土的龜背地瓣窠對格里芬紋錦。

2020-01-15

为打开中国同以色列长期无来往之门

日前先後收到兩通郵件。一通是以色列已故總統西蒙.佩雷斯之哲嗣吉米先生發來,認為前不久在北京舉行的其父自傳中文版《大夢無疆》首發式甚為成功;另一通是上海譯文出版社陳飛雪女士發來,知會這本自傳中文版頗受讀者歡迎的情況。兩通郵件閱後,我不禁把吉米先生簽贈的那冊傳記找出,重溫傳主的多彩人生,感到他確實是一位終生孜孜不倦的追夢之士,一位勇於和善於化夢想為現實的政治家。

2020-01-14

读到书中「宜昌抗战剧团」的故事时

這幾句話平靜樸實,沉潛而有力量,參透了時光流逝和空間變換,把抗戰演劇隊的不屈的意志、不朽的精神和不滅的理想,充分地表達出來,講給後人聽。而嚴平這本書,講述的正是這段悲壯的故事,以及一群勇毅的戲劇藝術家。

2020-01-14

很多的事情唯有通过手机APP客户端去处理才更方便

Mac Pro2019年的電腦行業,依舊如前幾年一樣的低迷,尤其是枱式機領域。但下半年,唯一讓我眼前一亮的枱式電腦便是蘋果全新推出的MacPro了。還記得上一代MacPro外形小巧,當時還被吐槽外形太像垃圾桶。這次推出的MacPro 2019在外形上重回傳統四方的機箱形態,不過內在就大有不同了,可以說又是一次顛覆。

2020-01-13

那儿开了一家新的以动物为主的主题乐园—宠萌社

體驗完畢,就在商場內其中一家餐廳用餐,它可以說是網紅餐廳,不少網紅特意前來打卡,這就是「失重餐廳」。

2020-01-11

京都素来以「三步一寺庙、七步一神社」闻名

其實,京都素來以「三步一寺廟、七步一神社」聞名,年底年初這段時間,走在尋常街道上頗為冷清,當時一路經過許多寺廟神社,皆只有三三兩兩的當地人光顧,比如護王神社、天滿宮神社,前者是足腰的守護神所在,滿園的靈豬石刻木雕精緻非常,後者主祭學問之神,係日本平安時代的學者、文人菅原道真,院內還供奉梅丸大神,相傳在護佑皮膚病、腫瘤等疾病痊愈十分有名。其實若在日本旅行欲參觀神社寺廟,最好便是在路途上邂逅,這並非為了什麼浪漫緣由,而是因為不按圖索驥,就相當於避開人群,在清靜閒適的心境下與神社結緣,才有詳細了解、觀察的時間、空間。讓我印象最深的也是在這種偶遇中拜訪的白龍大神神社,佔地不過四平米左右,藏在深巷中,這種神祇則是地域性的,庇佑商業、藝術、人緣,起源是昭和初期在那一街區出現的神秘白蛇。所謂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既非信徒,印象之深大體因為「幽偏得自怡」的那份心情。

2020-01-11

以及「七人画派」代表哈里斯画中的多伦多落雪街道

勃呂蓋爾畫中的狩獵與溜冰圖景,以及「七人畫派」代表哈里斯畫中的多倫多落雪街道,都是指向彼時彼處的,也是貼地的,絕不煽情,用筆素樸,卻引人動情。我想,若非長久地生活在那片土地並對當地風物與人事感情深厚的藝術家,絕對創作不出如此畫作。人與自然,藝術作品與周遭環境,互為鏡像,彼此給養,這恐怕正是「月是故鄉明」的緣由所在吧。

2020-01-03

」许琴也上来拉住三姐:「你疯了吗

秀雲好不容易才說出一句話來:「我……冤枉啊!」三姑娘冷冷地說:「你呀,女人家興這樣做的麼?臉皮子往哪兒放啊!爹叫你氣得倒了床,姐妹們臉面叫你丟盡。你做得受得,我眼睛裏放不了柴棍兒。」

2019-12-28

香港年轻人有机会代表国家到国际组织任职

相比之下,台灣的年輕人似乎沒有這樣的機會。幾個月前我在一個台灣網站上看到一篇文章,題為《你知道聯合國等國際組織,正在快速的「中國化」嗎?──兼論台灣外交人才培育的困境》,作者感慨聯合國和各個國際機構中有愈來愈多來自中國大陸的人才,雖然台灣不缺人才,然而,台灣人才不管學歷再優秀,卻往往很難進入國際組織擔任高度專業性工作發揮所長。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什麼,相信大家心知肚明,毋須贅言。

2019-12-28

苏伊士运河大桥的建成

如果從陸上參觀蘇伊士運河,絕對不可能像郵輪上的乘客如此近距離觀光,只可隔着重重鐵絲網遠眺運河芳容,稍一走近,陀槍實彈的軍人馬上迎過來,絕不讓任何人越雷池半步。這是曾經參加埃及遊的朋友告訴我。

2019-12-28

不如说他对任何地理上的、历史上的『国』都不具迂腐的情结」

誰也不會用一個詞、一句話去定義布拉格。也許有太多的符號承載,人們更願意把音樂作為布拉格的標籤之一。它與巴黎地鐵的各種合唱獨吟、和弦獨奏,以及在飄雪的深夜裏,白髮出租司機播放給我們聽的門德爾松的《仲夏夜之夢》等等都不盡相同,沒有「流動的盛宴」;也與維也納宮殿裏的交響樂不同,沒有華麗的音符,川流不息的伏爾塔瓦河孕育了自己的民族音樂巨匠,也哺育了五湖四海的浪漫藝術家,成就了斯美塔那交響詩一般的《我的祖國》,充滿了家國情懷和史詩的壯麗,也成就了莫扎特和馬勒的流芳之作,從而一如既往保持着歐洲音樂重鎮的地位。每一個晨鐘暮鼓之時,查理大橋上、老城廣場上、尋常巷陌裏不眠不休的歌詠舞蹈,再現了徐靜蕾的《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蔡依林的《布拉格廣場》,總使這座老城與歐洲其他城市截然不同,每一分堅硬的殼中裹着溫柔的繭,在音樂的微醺中釋放現實的遲疑,率性地擁抱着無關有關的東西。

2019-12-25

「设计本来就是一个挑战求新的行业

事實上,內地企業對於設計的創新需求高漲已經成為業界共識。深圳市格外設計經營有限公司創始人陳鋒明曾將公司設於香港,後又遷回深圳,一方面出於成本考慮,另一方面,他也認為,隨着內地的發展,很多企業渴望創新,渴望自己的品牌能走出去,對自己產品、服務和輸出的內容都有更高的要求。資深香港設計師葉智榮也指出,現時內需產品已經比外國設計產品水平更高。

2019-12-19

书名七个银色大字:《寻找汕头美地名》

當然,美地名並非單指名稱別致,而是其豐富的文化底蘊和深厚的歷史意義。它們具體形象嵌印在一方水土的人們心中,一幅幅畫圖,一段段情懷。

2019-12-17

贺岁档几乎成为香港商业片的最后一个堡垒

內地電影人通常將一九九七年馮小剛執導的商業電影《甲方乙方》,視為賀歲電影的開山之作。但事實上,賀歲片的概念起源於香港。早在上世紀三十年代,香港電影公司就在春節前後推出《花開富貴》、《錢作怪》、《添丁發財》、《花好月圓》等片名寓意美好的電影,這些電影常常以「團圓」為主題來祝福新歲。

2019-12-13

店员送上一碗已加入糖水的豆腐花

某天下午走入旺角街市,只見擠滿了小販攤檔,令行人路更顯狹窄,寸步難移,小販高聲以平價招客。已近六十年歷史的「人和荳品廠」躲藏在鬧市中,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裝修,門面有些殘舊,毫不起眼,卻又別具特色。店內地面鋪上綠白階磚,頂上的吊扇,舊桌椅,入來幫襯的都是街坊客,店員閒問一句要什麼,豆漿、豆腐花等轉眼便送上。

2019-12-10

我已经喝过黑虎泉水、宽厚里泉水绿茶、趵突泉水茶汤、还吃到了老济南奶汤蒲菜和泉水鲤鱼

濟南,又名「泉城」,城裏有大小上百個泉眼。喝水這件事,濟南人算得上是全中國最富有的。他們帶着水壺、礦泉水瓶子或者將淨水桶綁在輕便推車上,從四面八方來到了黑虎泉。泉水邊豎立着「取水須知」:五月至十月,取水時間為早六點到晚八點;十一月至四月,為早七點到晚七點。每人每天限取水五百毫升。

2019-12-07

韩国瑜更要求支持者以「唯一支持蔡英文」回答所有民调

台灣的「大選」進入最後一個多月倒數,這一陣子,隔些日子便見到蔡英文在電視上露面評論香港發生的動亂,「蔡賴配」正式宣布參選當日,賴清德更揚言要以台灣的民主「引領香港」,不同的媒體都說香港動亂救了蔡英文的選情,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更直指美國和台灣是這次香港「修例風波」的幕後黑手,究竟怎麼回事?剛好接到三策智庫的朋友組團訪台邀請,百聞不如一見,去看看。

2019-12-07

李白《望庐山瀑布》中的千古名句「飞流直下三千尺

不單中國古代畫家對瀑布頗有情意結,日本浮世繪畫家筆下風景,也常見飛流跌水之景。日本十八世紀浮世繪名家葛飾北齋熱衷描摹山水風景,其年邁時創作的《富嶽三十六景》描繪關東多地遠眺富士山時的景色,視角多變,構圖獨特兼具浪漫意味,因而成為歐洲不少印象派畫家與作曲家的靈感之源。而愈到晚年愈鍾情山水的葛飾北齋,於創作富嶽三十六景期間,亦以《諸國瀧迴》為題創作。他遊走日本多地,記錄瀑布奔躍飛濺之勢,輯成此系列,引後人遙想。其中一幅《木曾路深處阿彌陀瀑布》描畫文人雅士觀瀑,畫中人並非立於瀑底池畔,而是坐於山腰,環顧左右上下皆是風景;另一幅《和州吉野義經洗馬之瀑布》愈見俗世意味,畫中兩男子牽馬於瀑布中,水勢蜿蜒與畫中人姿態互為映照,令畫面生動且富有戲劇感。

2019-12-05

徐四民接受香港电台《头条新闻》主持人的访问

徐老不僅愛國愛港,也愛家庭、妻子和兒孫,是一個好丈夫、好父親和好祖父。他在接受我專訪時,娓娓道出他一些溫馨動人的愛情故事。他與妻子郭素蘭結婚六十多年,同甘共苦,曾逃過兩次死神擦身而過的大難,令夫妻感情更加深厚,鶼鰈情深,白頭偕老。

2019-12-05